有诗品无人品他是大唐最肮脏的
作者:真人线上  来源:真人线上娱乐  时间:2019-10-14 04:56  点击:

  一个清凉的晨晓,整理前日练字书写的宋词,望着那娟秀细腻的小楷,顿然觉得习惯了一个人的日子,两个人就显得多余。

  昔日,面对夜寂人寥的夜晚,心总是会感到无比的孤独,总想要寻一个人生的伴侣,共赴这一世红尘。也许是等得太久,没有了耐心,也许是缘分来得太迟,月老手中的红线迟迟没有写上我的名字。于是我选择了与书为伴,在墨香里温存。读别人的故事,温暖自己,看古人的诗词,调理患病的灵魂,才有了与宋之问的这段邂逅。

  他的诗清新坦易,抒情真挚,畅美如画。我知道到他诗情卓绝,也知道他卷入名利的风波中实属无奈。即便这样我依然不太喜欢他这个人,因为我相信,若心无执念,纵使无法逆转潮流,至少可独善其身,选择与善相携。

  他龌蹉,为了名利,攀附凤床,争着给武则天侍寝,给武后的媚臣张易之提夜壶;

  他卑鄙,为了远离岭南的蛮荒,免去贬谪,重返官场,出卖收留他的好友,向武三思告密,杀害好友全家。

  在那个群星璀璨的大唐,他的诗和他的恶名一样耀眼,但又无人不钦佩他的诗情。

  公元706年,他未经朝廷批准,从贬地潜回家乡,途经汉水时,写下此诗。岭南蛮荒,少有人烟,那荒芜的野蔓将家乡的因书隔断,无边无际的生长着,肆无忌惮,让人看了心生畏惧。

  山野荒凉,乌啼鬼鸣,信使为顾性命仓皇而逃,将家书散落荒野任凭风雨吹打,幸运的,途经此地,拾捡一字半句;不幸的,停留寻找,哀嚎秋思,不得踪迹。

  春生夏,冬接秋,唯有时光,可以无惧盛世山河的变迁,心无杂念的向前。但它越是走得决绝,世人就越是凄苦,憾事丛生,枝繁叶盛。

  他的脚步匆匆的走着,不日便可抵家,但故乡的气息越近,他的心就越是矛盾不安,纠结缠绕。常年未有家里音讯,不知家中是何模样,家人是否安好,有没有人生病或是遭逢什么变故?

  他想早点得知家里的消息,但又不敢问沿路的行人。因为不知,所以困惑,倘若得到的是不幸,要他如何接受和面对?可纵算安好又如何,以他的带罪之身,若是回到家中被人检举,也只会给这个家雪上加霜。

  他可以不顾友谊出卖好友,可以不顾世俗冷眼,爬上武则天的卧榻与之巫山云雨,但他舍下家中的亲人。世人皆道他无情,做尽人间肮脏事,他却把所有的真心和善良给了家人,深沉而隽永。

  “年年岁岁花相似, 岁岁年年人不同。”不知道在这样一个思家急切,欲归不得的时刻,他会不会想起当年被他酒后害死的外甥刘希夷,那个死时不到三十的才子。

  佛说,观身不净,观受是苦,观心无常,观法无我。因果循环,相生不息,他今日的一切,又怪得了谁呢?

  他费尽心思想要逃脱的劫难,最后仍旧原封不动的降临到他身上,这就是光阴,你温柔待它,它未必对你客气,但你若对他蛮横无理,它定让你百倍奉还。

  但他没有后悔,他要光鲜亮丽的活在世人的眼里,纵然饱受指责,也不要穷困潦倒,籍籍无名。这就是他,他执着的功与名,千百年来一直是世人无法割舍的东西。无论多与少,总有人与之纠缠不清。

  他因告密有功,被擢任为鸿胪主薄,但这并不能满足他。正如作家白落所言:“男人落入官场,就像女人落入风尘一样,无可告诫的茫然和身不由己的自怜,像雨丝风片一样,在人生的路上侵扰不歇。”

  他在权利的路上一直奔跑,一座山倒了,又攀附另一座山,但他似乎不知道,在长岁的山也有倒的时候,更何况是朝堂上的君王公主,王公宰辅,几载春秋,几度流年,终成残壁断石。

  他害过那么多人,夜里一定常常被噩梦惊醒吧。所以才会攀龙附凤,想用更高的权利,威慑那游荡的孤魂野鬼。

  公元707年,太子李重俊和大将军李多柞发兵杀死武三思,他上表歌颂武氏父子功德,请造唐中宗神武颂碑,得到升迁,并随之投入了太平公主的怀抱,可他过于敏感,稍有风吹草动,便开始暗生心思。他还未来得及好好爱她,安乐公主的势力便日渐壮大,转展之间,未经细思,就扑进怀中。

  他就像风中轻柔的细草,风往哪里吹,他就往那边摇,未得善终。看似是他在选择方向,其实是被名利掌舵,无可逃脱。

  太平公主和安乐公主,都想效仿武则天,让女士皇权重临天下,只不过安乐公主走在了太平公主前面,与其母亲韦后为除掉图谋掌权的障碍不成,反被李隆基杀死。

  安乐公主的死,让他失去了依靠。就在唐中宗准备提拔他为中书舍人时,太平公主狠狠参了他一本。将他杀亲夺诗,攀附媚臣,卖友求荣的丑事抖了出来,导致他又一次被贬谪。

  先天元年,唐玄宗即位,早闻其阴险狡诈,恶贯满盈,加上他之前攀附的太平公祖和安乐公主都想致玄宗死地,他又怎会留他?

  善恶报应,祸福相承。他终于可以安稳的睡上一觉了,梦里再不会有人惊扰,因为他也是游荡的孤魂了。

  梦里他想起了思念的家人。父亲宋令文起自乡闾,矢志于学,交友重义。富文辞,且工书,有力惊人。三兄弟各得其一。两个弟弟一个骁勇过人,一个精于草隶,而他则工于诗文。

  上元二年,年仅19岁的他进士及第,登临“龙门”,与杨炯一起被诏入内文学馆,负责宫廷教育。

  久视元年春,武则天驾临洛阳龙门香山寺,命随行的大臣即兴赋诗,规定谁先诗成,便送谁一件锦袍。左史东方虬率先成诗,诗曰:“春雪满空来,触处似花开。不知园里树,若个真是梅”并顺利的得到了锦袍。

  但东方虬刚拿到锦袍还没焐热,就被武后收回赐给了宋之问。其全诗公四十二句,前四句为:“洛阳花柳此时浓,上水楼台映几重。群公拂雾朝详凤,天子乘春幸凿龙.......”洋洋洒洒,一气呵成,完整记述了武则天访龙门之事,并盛赞其建立的周朝万象更新。叫她如何不喜悦呢。

  他的对手是后来与他齐名的沈佺期。一开始沈佺期心有不服,但听了武后宠臣上官婉儿的点评后甘愿叹服。沈诗输在最后一句:“微臣雕朽质,羞睹豫章材”,词气已竭,不如宋诗“不愁明月金,自有明主来”绵绵不尽。

  春风得意,玉树临风,一次又一次的肯定,让他相信,善恶之间,他愿意为名利奔波劳碌,不想名落孙山,忍受篱笆围栏的穷酸日子。

  这世间又有几人不为名利?不过是一些人行得端走得正,纵有坎坷,倒也清白留名。不似他,另立明目,不择手段,最后遗臭万年。

  如今,我也在文字这条路上仄仄平平,看唐时明月,宋时烟霞,写古今冷暖,财米油盐皆是诗酒茶。他是盐,淡的时候被人想起,他是油,油尽之时被人遗弃。今日他在我疏淡的文字里,被一些人爱,明日他又将落入谁的书中,接受谩骂?

  作者简介:闲花,一个平凡至简的男子,喜爱文字,迷恋诗词。深信,人到一定年岁,走过闹市荒林,有些事自会清明如镜。所以,相遇不问缘由,相逢不问因果,各自安好。

真人线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