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学语文课本里有哪些课上不作重点但颇值得玩味的细节?
作者:真人线上  来源:真人线上娱乐  时间:2019-08-16 10:05  点击:

  《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》里面有寿镜吾先生读书的一段,大概是调皮的小鲁迅隔着立起的书本斜着眼睛瞥到的:

  先生自己也念书。后来,我们的声音低下去了,静下去了,只有他还大声朗读着:“铁如意,指挥倜傥,一坐皆惊呢;﹏﹏金叵罗,颠倒淋漓噫,千杯未醉嗬﹏﹏”

  我疑心这是极好的文章,因为读到这里,他总是微笑起来,而且将头仰起,摇着,向后面拗过去,拗过去。

  上学时候读到这段话,并无所感,也不深解此话之中的含义。只觉得咿咿呀呀地,像阿Q唱的戏文一样。后来重读到了这篇文章,重读到了寿镜吾念的这段话,心中猛然一紧张。其原因有三:

  堂堂私塾先生,座下皆是弟子,不读四书,四言不读诗经,七言不读唐诗,为何念这样两句?倒似下第才子,风流处士!

  于是我搜索这两句话的来源,出自清人刘翰的《李克用置酒三垂岗赋》,大家可以百度,豪迈风流之至。为什么寿镜吾先生要读这篇“极好的文章”,而且要“微笑起来,而且将头仰起,摇着,向后面拗过去,拗过去”地读?因为在以前老师讲解教科书的时候,曾说:

  那就让我奇怪了,真实的寿镜吾先生是怎样的呢?鲁迅和寿镜吾先生的关系是怎样的呢?鲁迅到底有没有这样用意地去表现寿镜吾先生,或者这只是我们一个很浅薄的认知?

  寿镜吾,是三味书屋的第三代主人。他从先人手里接过教鞭,一挥就是60年。弟子有周氏一门的鲁迅、周作人。除此之外,他自己的子孙们也几乎个个是鸿儒,只是因为遵守祖训,一心在三味书屋教书。20世纪30年代,寿镜吾的一个名叫寿孝天的侄子偶然走出书屋,一下子就轰动了中国文化界,他与人合作编写了《辞源》。

  他非常节俭,夏天只备一件夏布衣衫,挂在墙上,与两个儿子共穿。尽管如此,但他从不赤膊会客。有一次,新台门周藕琴来访,正逢大热天,他正好赤膊在家,匆忙之中一时间找不到长衫,正好天井里晒着一件皮袍,他就不管三七二十一拿来披在身上。藕琴见此,马上猜到了几分,连忙口中称热脱掉了长衫,想让老先生把皮袍脱下。寿镜吾却坚持不脱,连说:“赤膊见客荒唐!赤膊见客荒唐!”周藕琴见此只好赶紧告辞。

  他学问渊博,厌恶功名。寿镜吾老先生忠实遵守父训,立志不当官,自二十岁(同治八年,即1869年)中了秀才以后,就再也没有去应试,而是一生坐馆授徒。不但如此,他也反对和禁止儿子去参加科举考试和当官。他不允许小儿子去赶考,甚至把他锁在楼上,每顿饭菜都叫人给送去。结果他的小儿子用麻绳绑在窗门上,缘绳而下,逃出了楼房,终于去了北京,考取了朝考一等第一名,当上了吉林省农安县的知县。寿镜吾老先生就骂他不孝,骂了好长一个时期。

  大概吴越是山水鱼米之乡,读书人家里若有些小的产业,不至于过不去、非要去当官不可。

  从寿镜吾一生的事件来看,我们也许能够明白,为什么寿镜吾投入深情念的两句赋,而不是治世经国的要术、修身养性的法度。

  鲁迅在三味书屋,学习十分用功,因此成绩非常优异。寿先生很看重鲁迅,而鲁迅在寿先生的辛勤教诲下,古典文学知识越来越扎实,文化素养也越来越高。鲁迅对三味书屋的教书先生——寿镜吾老先生更是一生中满怀敬意关系亲密。自1897年离开三味书屋后,鲁迅“和他保持着经常的联系:寿镜吾亲送陈年米至周家”(周建人)。鲁迅去南京、东京等地求学后,每次回绍兴时,都会去拜见寿镜吾先生。即使是1906年鲁迅奉母命回家与朱安完婚,在绍兴只逗留了四天,鲁迅还是抽空去探望了年逾花甲的寿镜吾先生。寿镜吾的孙子寿宁先生曾回忆:“鲁迅每年春节前,总是用‘大红八行笺’给我祖父写‘拜年信’,都是恭恭正正的小楷,以‘镜吾夫子大人函丈,敬禀者’为开头,以‘敬请福安’为结尾,下具‘受业周树人顿首百拜’之类的线年鲁迅写就《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》时,寿镜吾还健在,但已是77岁的暮年老人了。

  鲁迅小时候可能更喜欢在百草园的生活,自由自在、无拘无束。甚至在离开百草园,走向三味书屋的时候感觉到了无聊和乏味,生出无奈的哀伤。但当以后回顾的时候,也能明白寿镜吾先生以“很好的文章”消遣,尊敬他的淡泊,感慨他的质朴。

  实际上,并不是像那些死板批判的话,寿镜吾先生还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人。这让我想起明朝大才子杨慎,“白发渔樵江渚上,惯看秋月春风”。

真人线上